克服社会惯性

Copyright © 2007, 2009 理查德·斯托曼(Richard Stallman),本文最初于 2007 年发布于 http://gnu.org

自从 GNU 和 Linux 的结合使得自由地使用个人计算机(PC)成为可能已过去将近 20 年时间。我们也由此走过了一段漫长的历程。现在,您甚至可以从不止一家硬件供应商那里买到一台预装了 GNU/Linux 的便携计算机——尽管它自带的操作系统发行版可能不是完全由自由软件组成的。那么,究竟是什么阻止了我们获得完全的成功呢?

通往软件自由的胜利之路上的主要障碍是社会惯性。它有多种存在形式,而且您一定曾见识过它们当中的某些形式。例如某些设备只能在 Windows 操作系统下使用,以及某些商业网站只能在 Windows 下访问等。如果您相对于自由更加看重短期的易用性价值,您可能认为这些理由足以说服您使用 Windows。很多公司目前正在使用 Windows,因此那些思考短期价值的学生将会想要学习怎样使用 Windows 并且要求学校讲授 Windows。然后学校就会讲授 Windows,从而培养出一届又一届只习惯于使用 Windows 的毕业生,而这又会鼓励公司使用 Windows。

微软一直在积极培养这种社会惯性:它鼓励学校反复灌输对 Windows 的依赖性,并且约定企业建立起了众多经后来证明只能从 Internet Explorer 浏览器访问的网站。

几年以前,微软的广告试图论证运行 Windows 比运行 GNU/Linux 更加低成本。这些广告里做出的比较已经被揭穿。但是仍然值得注意的是,它们论证中的深层次瑕疵。一条暗含的前提条件援引一种形式的社会惯性,即“目前更多的技术人员相对于 GNU/Linux 更加熟悉 Windows”。真正珍视自由的人们不会为了节约成本而放弃自由,但是很多企业的执行官在思想意识上仍然坚信他们所拥有的任何东西都应该是可以买卖的,甚至是他们的自由。

社会惯性由那些屈从于社会惯性的人们构成。当您屈从于社会惯性时,您也成为了这种施加于他人的无形压力的一部分。而当您抵抗这种社会惯性的时候,您已经削弱了它的存在。我们可以通过识别社会惯性来克服它,并且坚定地拒绝成为它的一部分。

这是一个阻碍我们的社区发展的弱点:大部分 GNU/Linux 用户甚至从未听说过曾经推动了 GNU 运动的自由理念,因此他们仍然倾向于根据短期的易用性来评价事物,而非基于他们的自由。这使得他们更易被社会惯性牵住鼻子,从而也成为这种社会惯性的一部分。

为了建立起我们的社区力量以抵抗社会惯性,我们需要谈论自由软件和自由理念——而非仅仅谈论那些开源支持者们所援引的实际好处。随着更多人认识到他们为了克服社会惯性需要做什么,我们将会取得更大进展。